附录四 说“封建”


编辑:桐风惊心 [2010-1-8]
出处:http://xiaoshui.gkong.com
作者:潇水
 

商王朝的直控地区,实际只有“王畿千里”有限的面积,其它土地都承包给了诸侯们。
  周王朝也是如此,周天子把核心区以外的更大片的土地和城邑,都分封了出去,自己只留了相对小的区域。这跟当时生产力水平低下,通讯、交通等技术水平落后有关。大周朝只能通过分封的形式,把土地委托给诸侯们去管理。
  还有一个原因,许多诸侯是从当地原生态的部族自我发展壮大起来的,他们不能接受被别人兼并成一个统一行政体的一部分,成为后代的郡县。这是因为各部族的文化差异显著,地区经济发展的也不平衡,各个部族自霸一方,尚无某个部族(包括周部族)可以强大到足以兼并天下一切部族的地步。所以,当时还远不能形成后代的大一统。周天子,只能借助分封的形式,维持出一种松散的“部族”或者说“诸侯国”们的“集合体”,并名义上担任这个“集合体”的“共主”——显然,他和后代的郡县制的统一帝国的皇帝,有着质的差距。
     大周天子分封出去的诸侯,散在那些原生态的诸侯之间。所谓原生态的诸侯,就是各地原有的原始部族,逐渐演化成为各种诸侯的。他们与大周的关系,有好有坏,比如南方的三苗等等,就很不买帐。但是,周天子分封的诸侯们,在汉水沿岸形成了一个屏障,挡住三苗和楚人有可能向周发起的进攻。并且,对于这些不是一条心的诸侯,周天子也多次举兵征讨(像从前的商王武丁一样),比如周昭王就是死在征讨南方的路上。
     周天子分封出去的诸侯,比起原生态的诸侯,毕竟是少数,但是他们的优势在于,团结起来有力量,而原生态的诸侯互相不团结。所以,周天子想打人的时候,亲周天子的各国诸侯就随王军出征,打周天子想打的人,往往很见效。
     大周天子就这样通过分封、借力打力地管理着天下。它和秦代以后的王朝帝国,严格地来讲,还有实质上的很大不同。总之,当时是分封制的松散政体,还远远不是统一的郡县帝国。
     
     周天子把弟兄们、功臣们、友邦部族们分封到周的直辖地区以外,簇拥和保护着周,用《左传》上的话叫做“封建亲戚,以藩屏周”、或者“封诸侯建藩卫”。这也就是“封建”一词的来历。
     周天子把土地封给他所亲近的人,这些人叫做诸侯;诸侯再把土地给亲戚功臣们,这就成了卿,卿再把自已的大片土地,分给自己的孩子们,成为某邑大夫,某邑大夫。诸侯国君要听周天子调遣,卿则要听诸侯国君调遣,而大夫听卿的调遣。
  这种层层分封的体系非常符合《大英百科全书》给feudal system的定义:领主把领地交给封臣管理,封臣要为领主尽一定的义务,但他具有领地上绝对的权威。这样一层层地分封下去,形成金字塔的结构,西方中世纪的封建社会就是这样的。我们有理由把大周朝视作封建社会,近似西方中世纪。而秦汉唐清这些郭沫若所谓的“封建社会”,其实是中央直接控制地方,并没有通过分封,所以叫它“封建社会”不合适,应该叫皇权专制社会。
  有人说,不对啊,在皇权专制社会,也就是你说的秦汉明清时代,也是有一层层的官僚,譬如州长、郡守、县令什么的,这和分封制的诸侯、卿、大夫有什么实质的不同呢。不同在于,在分封制下,被分封的诸侯、卿、大夫们对于封给他们的土地、城邑,是全权拥有的,是其家族可以世代将其相传的,所以,诸侯、卿、大夫对受封的城邑具有高度自治权并且世袭权。这些诸侯、卿、大夫,对上一层领主,是比较游离的。总之,天子对一层层封下去的诸侯、卿、大夫什么的,管控力度是相对弱的。而皇权专制下,州长、郡守、县令什么的,是没有这样大的独立权限,他们被皇帝管控得很紧。州长、郡守、县令,对于州、郡、县,是绝对不能视作私家所有物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管它叫皇权专制社会的原因了。
  这种社会架构的区别,也给人性带来了不同。在分封制下,被分封的因为有自由度,所以养成了春秋战国人那种自由、张扬的个性精神。而皇权专制社会之下,层层官僚们因为自由度小,所以奴才秉性就大一些。人们的价值观也不一样,分封制时代(商周含春秋战国)的人们重名,皇权时代(秦汉明清)人们重利。
  这大约是因为,他缺什么就会重什么嘛。卿大夫们自己有封邑,也就不重利了。州、郡、县的官僚们,因为并不能把州、郡、县当作自己的私人封邑,所以穷啊,能不重利吗?
  所以分封制下的卿大夫,重名不重利,而皇权时代的官僚们,却是重利的很。
  所以,在分封制时代,特别是春秋战国,也就演出了那许多重名的慷慨激扬的人物故事。这些故事的主角,实质都是这些卿大夫们,他们最慷慨激昂。当然,受他们气质影响,民众们也古朴质烈。
  惟其如此,鄙人也才把分封制时代,也就是整个的商周含春秋战国,称为青铜时代,用青铜的光泽,象征那个时期人们的远古个性精神。
  虽然造就了人性上的张扬和魅力,这是它的可贵之处,但大周朝的分封制,相当于后来的皇权专制社会,坏处也是非常明显的。就是分封出去的诸侯常常混战,甚至向上侵权于天子,造成社会动荡,乃至割据。这和西方中世纪的“封建社会”,也是一样的。
  我们知道,周天子实际上相当于一个大诸侯,它的直接实控的地盘并不大,主要是陕西关中以及河南洛阳两大地区——凭着这两块土地上的产出自奉自养。一旦这两个地方丢掉一个,比如犬戎攻破了镐京,周平王被迫放弃陕西关中,东迁。周这个大诸侯就只剩下洛阳一块土地了,立刻变成小诸侯了,经济也弱了。这就是大周朝东迁,进入东周阶段以后,就开始虚弱下去了的原因。
  而这时,天下的诸侯们却有强大起来的,比如齐、晋。齐、晋、秦等春秋五霸,就开始凌驾于周天子之上。最终秦诸侯竟兼并了周这个大诸侯。
  我们不禁要问,周天子最初干吗要把土地分封给别人?自己直接派官吏去管着,岂不更威风!
  非不愿也,实不能也。
  前面已经说过了,这跟当时通讯、交通、生产技术水平相对落后有关,而且周的军事实力和统治力量,也不足以覆盖整个中国。总之,只能实行分封制,当时还没有力量建立一个彻底由中央对地方进行高度集权统治的、派干部到郡县去的、统一的郡县制帝国,如后代的秦汉唐宋那样。
  在分封制下,“周”所直控的地盘,其实非常有限,说白了,“周”不过是众多诸侯中的一个大诸侯。但是由于周这个“大诸侯”,相对于其它各家诸侯,面积毕竟更大一点,德行也最高一点,所以天下诸侯们都愿意奉它作“共主”。但是,“共主”能责诸侯们所服从和执行的事情,是非常有限的。“共主”不能从各家诸侯处收税,也不能派遣大量干部给诸侯,也不负责给各家诸侯提供财政拨款。总之,它决不是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它更像是霸主与小弟的关系。
  所以,“周朝”,并不是一种严格意义的王朝。叫它“周时代”也许更适合。“大周天子”还不能和后代王朝的皇帝、天子相提并论。“大周天子”的威风,也就比后代的汉唐皇帝,大打了折扣。
  直到秦以后,中国才有了真正的王朝,即秦汉唐宋明清。秦汉唐宋明清的皇帝,把他的触角,由一层层官吏们牵引着,伸展并控制到了帝国的每一个角落。我们管它们叫皇权专制社会。皇权专制社会下的皇帝的权力,比分封制下大周朝的“天子”,要真实和结实多了。他们以郡县制取代了层层分封,这是生产力技术水平提高的结果,也是帝国或王朝开始形成的标志,。
  我们最后做个比喻,用以了解一些分封制社会和皇权专制社会——中国前后的两种社会形态的区别。
  譬如草原上有一千群狮子,象征着中国的一千个诸侯。其中有一群狮子实力最强,狮数最多,这群狮子被标志为“周”,这群狮子中的狮子王,叫做“周天子”。而其他999群狮子,也各自有王。但是由于主动和被动的原因,这999群狮子的王,都不同程度地听从最大狮群之王“周天子”的号召。这就是当时的分封制社会。
  如果“周天子”的这群狮子,蚕食鲸吞,把其它999群狮子全都一群群击败了,收编在自己这一大群之内,使得草原上就剩这唯一的一个庞大狮群了,那么,这就是后来秦汉唐明清这样的统一帝国了。“周天子”也就该改称“皇帝”了。这就是皇权专制社会了。
  我们觉得,用分封制社会、皇权专制社会,来划分中国的历史,比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要来得准确而且有意义的多。
  最后罗嗦一下,在税收体系上,分封制和皇权专制社会,也有显著的不同。在分封制的体系下,被分封的诸侯、卿、大夫,只是象征性地向上一层纳贡,表示自己名义上臣服上一层就可以了。而上一层的天子、诸侯或者卿,其实是有自己的自留的土地城邑,用这些城邑自养,不需要从下层领主那里紧紧地抽税。况且下层领主独立度很大,也不会买他的帐的。但是,皇权专制下的州、郡、县,则是像抽水机一样,要不停地、实实在在地向上边纳税粮财货。帝国因为也是一个统一财政的大一统的有机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