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途伐虢(1)


编辑:小鱼的理想 [2010-5-20]
出处:天涯论坛 煮酒论史
作者:贾志刚
 

晋国是一个很奇怪的国家,这个国家总是会出一些奇人,连绵不断地。而他们总是能搞出一些很“春秋”的东西来,留给后人精彩的故事。

为什么晋国人的思维如此活跃?大致,这与晋国的文化有关。这个国家,汇集了夏人、商人和周人的文化,各种文化肆无忌惮地交融在一起,这让他们敢想敢干,而且特别有办法。

现在,看看荀息的办法。

——荀息的妙计

“我的办法,先取虢国,再取虞国。”这就是荀息的办法。

“然则奈何?”献公问了这么一句,意思是怎么实施啊?其实献公心里在想:“你这不扯吗?打虢国必须经过虞国,你飞过去啊?”

虞国在今山西平陆,虢国在今河南陕县。

“主公,你一定会想:你这不扯呢吗?打虢国必须经过虞国,你飞过去啊?”荀息说。这话一出,吓献公一跳,怎么这话跟自己想的一样?

“没错。”

“主公,若是虢虞两国之间铁了心联手对付我们,那真是没办法。可是,我们为什么非要逼着他们联手呢?我们主动去和其中一个国家联手不就行了?这两个国家,虢大虞小,而且虢国一向跟我们作对,联虢灭虞并不现实。但是,联合虞国*虢国是可以的啊。”荀息这番话说得有道理,献公这才发觉自己原来是钻了牛角尖,从来没想过各个击破。

“你说,怎么连结虞国?”

“如果无缘无故就去跟虞国套近乎,那就太显得别有用心了。我们不妨以*虢国为借口,向虞国借道。当然,借道不是白借,主公你不是有一乘屈地产的宝马吗?给他们。还有垂棘的白璧,送他们十双。”办法越来越具体了。

原来,屈地产好马,晋国占领屈地之后,从那里精选了四匹宝马给献公平日出行之用,打仗就用来装备战车。这四匹马,献公喜欢得像亲儿子一样。说句夸张点的话,宁可杀了自己儿子,也不杀这四匹马。至于垂棘的白璧,更是天下闻名的宝物。

献公摸摸脑袋,还真有点舍不得。

“主公,其实,马也好白璧也好,说是送给他们,实际上不就是放在他们那里保管一段时间吗?到时候还是物归原主。”荀息看出来了,所以接着说。

“老荀,白璧算不了什么,送就送了。马呢,我有点舍不得,但是为了国家利益,我也咬咬牙送掉了。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虞公会不会干。”

“主公,你问得好。但凡不贪的人,不会上当;智力超过中等的人,不会上当。可是虞国国君不仅贪婪,而且智力在中等以下。上回有人考他脑筋急转弯,考一个不会,再考一个还不会,一本书考完了,一个也没答对。举个例子,树上骑个猴,地上一个猴,总共几个猴?他非说八个猴,你说他这智力。”别说,荀息了解得挺详细,说得还挺具体。

献公听得发愣,树上七个猴,地上一个猴,应该是八个猴啊,不是八个猴是几个猴?有困惑,但是还不敢问,怕一问就显得自己跟虞公一个水平了。

其实他不知道,脑筋急转弯这些东西,都是荀息编的。不管怎样,现在献公只好同意虞公智力低下这个结论了。

“可是,虞国还有宫之奇呢?你这招数,怕是瞒不了他。”献公又提出新的忧虑,宫之奇是虞国上卿,出了名的聪明。

“宫之奇这个人,聪明是聪明,但是性格不够倔强。从小跟虞公一块长大,两个人嘻嘻哈哈惯了,也抹不下脸来,虞公根本不会听他的。”该想的,荀息似乎都想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