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裙下死,国君也风流


blueski推荐 [2009-8-1]
出处:和讯博客
作者:吴蔚
 

古人曰:“春秋无义战。”指的是春秋列强之间长期进行的那种旨在掠夺土地、人口、财物的争霸战争。
  春秋时期第一个称霸的是齐国齐桓公。齐国(都城临淄,在今山东淄博)是周武王的大功臣太公吕尚(即大名鼎鼎的姜太公姜子牙,西周的开国元勋)的封国,本来是个大国,位于今山东半岛,进可攻退可守,居战略要地。再加上它利用沿海的资源,靠山临海有渔盐之利,生产比较发达,国力就比较强。其历代君主致力于整顿政治,发挥滨海鱼盐的优势,提倡家庭纺织业,发展商业和手工业,使其国力逐渐发展起来。
  [姜子牙是中国古代历史上一位著名人物,同时他在道教和民间的地位也较高。他出身贵族家庭,祖先的封地叫“吕”,所以他又被称为“吕尚”。姜子牙生于山东省的沿海地区,自幼聪慧。据说,他还能预测世界上将要发生的大事。当时姜子牙所在的王朝商朝的皇帝纣是一个残暴的人,他统治期间战争不断,为了躲避战乱,姜子牙到中国北方的辽宁隐居了40年,后来又来到西北陕西省的终南山。在那里,他经常到渭河去钓鱼,可是3年中他却一条鱼也没有钓到,而且他的鱼钩还是直的。人们都嘲笑他,他却无动于衷,所以在中国有一句成语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神奇的是,后来他果然钓到一条鱼,在鱼的肚子里有一本兵法书。更巧合的是,当天晚上,周王朝的皇帝文王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高人。第二天,他就遇到了姜子牙。姜子牙向周文王讲述了自己的身世,文王当时正为了打败敌人建立王朝而搜罗人才,所以就对他说:“我的先祖太公早就寄希望于你了。”因此,后人又称他为“太公望”,在民间一般称他为“姜太公”。文王给他以极高的地位,并在他的帮助下,消灭了商朝。姜子牙的女儿邑姜是武王正妻,生成王和晋国始封者唐叔虞。成王封姜子牙为齐侯,赐给他一种特权,可以征伐有罪诸侯。]
  齐桓公(前685-前643在位)继位后,以管仲为相,整顿国政,废除公田制,按土地的肥瘠,确定赋税,设盐、铁官和铸钱,增加财政收入,寓兵于农,将基层行政组织和军事组织合为一体,增加了兵源和作战能力,迅速成为华夏各国中最富强的国家。然后就打起了「尊王攘夷」的口号,多次大会诸侯,帮助或干涉其它国家,抗击夷狄的侵扰,终于在周僖王三年(前679)成为霸主。周惠王二十一年(前656),齐桓公带领八个诸侯国的联军,以优势兵力迫使楚国服从他,订立了召陵(今河南偃城)之盟,其霸业发展到顶峰。
  齐桓公即位还有一番曲折的经历,这样一个雄才大略的人差点就没有机会登上王位,事情还要从齐桓公的兄长齐襄公说起。
  齐襄公听到郑国国内内乱的消息,非常气愤,恨不得马上出兵讨伐郑国,但因为鲁桓公就要来齐国,只好把这件事搁起来。
  鲁桓公的王后文姜是齐僖公的次女,也是齐襄公的异母妹妹,她与姐姐宣姜,同为历史上出名的绝色美人。宣姜嫁到卫国,她的公公卫灵公为之心族摇荡,全国士民更为之如痴如狂。文姜的婚姻则一波三折,竟然引出乱伦的秽行,轰动了天下各国,人们一面讽刺她的荡妇淫娃行径,一面又一再歌颂她的绝世艳丽。有人用“桃树有华,灿灿其霞”的诗句来形容她的惊人美貌,《诗经》上也留下了许多有关文姜的篇章,有毁有誉,足以令人浮想联翩。
  齐僖公主政下的齐国,已经十分强大,他的两个女儿也成为当时各诸侯国自认为罩得住的君侯、世子竞争的对象,纷纷借机前往齐国都城临淄攀扯关系。在众多的追求者中,文姜特别欣赏郑国世子姬忽,认为他端正勇健,如玉树临风。郎有心,妹有意,齐、郑两国便为儿女缔结了婚姻。
  原本是一桩令人艳羡的美事,郑国的世子忽然听到了“齐大非偶”的传言,提出了退婚的要求。婚事不谐,对齐文姜来说不啻是晴天霹雳,退婚被认为是莫大的耻辱,自己的绝色美艳,加上尊贵的身份,如今竟被郑国世子姬忽弃如敝履,心中忿想不平,终于恹恹成病。这种少女的心理挫折,压抑与转变,只有文姜的异母哥哥姜诸儿(也就是后来的齐襄公)体会得最为真切。二人不免有些勾搭之事,所以齐僖公匆忙将女儿嫁给了新立的鲁桓公。
  文姜听说齐国派使者来迎接鲁桓公,勾起了对哥哥齐襄公的旧情,提出想和鲁桓公同行。鲁桓公溺爱妻子,就同意了,杀身之祸便由此而起。
  临行前,鲁桓公的手下劝说道:“‘女有室,男有家’,古之制也。礼无相渎,渎则有乱。女子出嫁,父母若在,每岁一归宁。今夫人父母俱亡,无以妹宁兄之理。鲁以秉礼为国,岂可行此非礼之事?”但鲁桓公不听。
  齐襄公亲自到泺水迎接鲁桓公夫妇,接风筵后齐襄公就安排妹妹文姜进了后宫,第二天上午才出来。鲁桓公先是听到了流言,后来又见到妻子春风满面,他就是再笨也猜到了几分,当即与文姜争吵了起来,并马上派人去向齐襄公道别。
  鲁桓公夫妇的争吵被齐襄公的手下听见。齐襄公担心事情败露,命公子彭生以游玩的名义害死鲁桓公。事后,齐襄公又当着鲁国使臣的面杀死了彭生。公子小白和鲍叔牙劝阻齐襄公,齐襄公不听。公子小白和鲍叔牙担心惹祸,躲到靠近齐国的莒国(都城在今树东莒县)。
  文姜的儿子同即位为鲁庄公,派人迎文姜回国,文姜羞愧难当,车至禚地,见此地既不属于齐国又不属于鲁国,便永远第留在了那里。
  既然母亲立意要暂住边境地区,鲁庄公只好派人在禚地建造宫室,具体地点在祝丘。齐襄公听说文姜滞留禚地,也派人在禚地附近的阜建造离宫。两处美仑美奂的宫室遥遥相对,文姜有时住在祝丘,有时越境住进阜建。
  在《诗经·齐风》中有一首《南山》诗,《齐风》就是采自齐地的民间歌谣,是当时齐人讽刺淫侯齐襄公的:
    南山崔嵬,雄狐绥绥,鲁道有荡,齐子由归。既回归止,曷又怀止,万覆五雨,寇绥双止。鲁道有荡,齐子庸止,既田庸止,曷又从止。获麻如之何?衡从其亩。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曰告止,曷怀之。折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娶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极止。
  另外还有一首《载驱》诗:
    载驱薄薄,蕈弗朱鞹,鲁道有荡,齐子发夕。四骊济济,垂辔弥弥,鲁道有荡,齐子其弟。文水滔滔,行人儷儷,鲁道有荡,齐子遨游。
  这首诗是描写四匹骏马驾着豪华的车子疾驰而过,车外缀满饰物,车内铺着软席兽皮,“齐子”就是文姜,罔顾血缘关系,居然与其兄同乘一车,相与调笑,路人为之侧目,车中人却肆无忌惮。
  人言可畏,齐襄公因为丑事被人议论,想争取声望,便答应了祭足的请求,派兵讨伐郑国,杀死高渠弥,立公子仪为君。祭足掌管了全部军政,为了让郑厉王死心,郑国彻底安定,于是甘愿接受楚王的命令,成为楚国的附属。
  但齐襄公依旧跟文姜往来,鲁国和齐国都怨声载道。加上齐襄公政令无常,朝布暮改,弄得吏僚们无所适从。朝纲失常,政局混乱,齐襄公不得不靠滥杀来稳定秩序:齐襄公“杀诛数不当,淫于妇人,数欺大臣,群弟恐祸及,故次弟纠奔鲁……次弟小白奔莒”(《史记·齐太公世家》)。结果闹得众叛亲离,齐襄公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值此良机,积有宿怨的公孙无知联合连称、管至父作乱,杀齐襄公而自立,此事发生在公元前686年。次年春,无知又被渠丘大夫雍林所杀。连锁性政变导致齐国出现了无君的局面。
  公子纠的母亲是鲁国人,当时正在鲁国。他和小白都听说了国内变故,急着要回齐国争夺君位。小白和鲍叔牙抄小道抢先到了国都临淄,小白当上了齐国国君,这就是齐桓公。
  政治上的巨变,使齐文姜在禚地自然呆不下去了,这时她已经是四十开外的人了。又过了十多年,鲁庄公也已与齐襄公长大成人的女儿结婚了,而齐国的国势雄大,一般人都忙着歌颂齐桓公的英武与霸业,齐襄公与文姜狗皮倒灶的往事,渐渐地被人们遗忘。
  然而郑国的臣民对于齐文姜的印象却更加鲜明。根据各种史料记载:郑国在春秋时代是淫风最炽的地方,他们根本不把文姜的淫荡行径,当成是可卑的污点。相反地认为他们的公子姬忽拒绝与齐文姜结婚是莫大的失策。
  《诗经·郑风》里的《有女同车》一诗,对齐文姜的美貌描绘得纤毫毕陈,除了把她形容成像花一样的艳丽而外,还称誉她颇为贤德:
    有女同车,颜如舜花,将翱将翔,佩玉琼踞;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车,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