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的"睦邻"之道 成就齐国霸业


blueski推荐 [2009-11-23]
出处:北京日报
作者:邓中好
 

 

    春秋初年,齐国管子辅佐齐桓公,经过四十余年的奋斗,使原来弱小而混乱的齐国发展壮大,实现了霸业,登上了霸主地位。为什么齐国能够如此迅速而稳健地实现霸业、创造辉煌?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管子制定并实施了一套符合齐国实际又适应时代特征的外交政策、策略。管子在外交上总的原则是和平友好,广施仁德,争取诸侯国的真心拥护和支持。管子的“睦邻”之道的成功在于,从实际出发,把原则性与灵活性结合起来,根据不同的对象,采取不同的对策。归纳起来,管子所采取的灵活对策,有这么几种:

    文的对策。管子说:“服而舍之,文也。”(《霸言第二十三内言六》)就是说,对于臣服、听招呼的国家,要用文的对策,就是施以仁义,就是用各种恩惠来团结这些国家,使这些国家服从齐国指挥,按照齐国的意志行事。这是管子所最希望的。不战而胜人之国,既可以避免牺牲,避免战争引发国内危机的风险,使人民感觉安全,感觉自豪,增加民族凝聚力;还可以在诸侯国间树立良好形象,提高国家诚信度,增强国家号召力。

    武的对策。管子说:“一而伐之,武也。”(同上书)“一”应是“二”,意为背叛。就是说,背叛齐国、与齐国为敌的国家,就要用武的对策,就是战争。通过战争教训这些国家,迫使这些国家就范。在管子看来,战争是不得已的办法,因为战争意味着流血、牺牲,还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国家要经历很多风险。但是,战争又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两手都得有,两手都得硬。“文武具满,德也。”(同上书)只有文武兼备,文武都具有强大的力量,才能真正实施德政,才是真正的道德。

    权的对策。管子说:“诸侯之会,以权致之。”(同上书)诸侯的会盟,用“权”来召集。权指什么?指支配诸侯之权,就是对诸侯国发号施令之权。在管子看来,权十分重要,是神圣的资本。“夫权者,神圣之所资也”。(同上书)军队能否出兵打仗,能否打赢仗,取决于权。“兵幸于权”。那么,权力来自哪里呢?一方面来自文,即对诸侯国施以仁义,灵活周旋。“有所取,有所与,有所诎,有所信,然后能用天下之权。”(同上书)另一方面来自武,即以武力相威胁。“近而不服者,以地患之;远而不听者,以刑危之。”(同上书)邻近而不合作、不服从的国家,从土地方面损伤它;遥远而不听招呼、不听命令的国家,就制造紧张形势威胁它,迫其就范。

    经济对策。管子在诸侯国间实施的经济对策,有硬的一手,也有软的一手。硬的一手,是指使用经济手段削弱敌国,进而用军事手段一举击溃它。管子利用经济手段战胜鲁、梁等国就是典型例子。软的一手,是指管子根据不同国家的不同情况,利用各种经济利益来吸引它们,利用它们。比如,周边小国不臣服,不朝贡,齐桓公担心影响天下各国,进而对我们构成很大的不利。管子说,吴越不肯朝贡,您就以珍珠象牙作为礼物去慰问他;兆发、朝鲜不肯朝贡,您就以文皮等贵重物品作为礼物去慰问他;禺氏不肯朝贡,请您用白璧作为礼物慰问他;昆仑虚不肯朝贡,请您用璆琳、琅玕作为礼物去慰问他。珍珠是非常贵重的物品,用它来作礼物,八千里外的吴越就会来朝拜;一张豹皮价值千金,用它来作为礼物,八千里外的兆发、朝鲜就会来朝拜;白璧也是一种价值千金的物品,用它作礼物,八千里外的禺氏就会来朝拜;璆玕也是非常珍贵的物品,用它作礼物,八千里外的昆仑虚就会来朝拜。这样,天下各国就会主动前来朝拜。

    联盟对策。管子认为,聪明的国君,会灵活利用强国的形势,争取自己最大的利益。他说:“强国众,合强以攻弱,以图霸;强国少,合小以攻大,以图王。”(同上书)强国多,只能与强国结成联盟以图霸业;强国少,则可与小国结成联盟以图王业。管子指出,小国联合就强大,孤立就弱小。小国团结一致,轮番攻击强国,强国也会变弱。他说:“骥之材,而白马伐之,骥必罢矣;强最一伐,而天下共之,国必弱矣。”(同上书)国际斗争十分复杂,必须根据自己的情况灵活掌握。管子指出:“夫国小大有谋,强弱有形,服近而强远,王国之形也;合小以攻大,敌国之形也;以负海攻负海中国之形也;折节事强以避罪,小国之形也。”(同上书)国家的大小强弱及其地理位置,都是决定政策的基本条件,联合谁,反对谁,必须分析权衡,有时强强联合,有时大小联合,不能一概而论。

    管子根据不同的对象,采取不同的外交策略,有文有武,有软有硬,把原则性与灵活性结合起来,表现了高超的外交艺术,为齐国实现霸王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作者为人民日报出版社副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