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散文:棕榈林边

出处:东周列国志 |春秋战国之窗 原创
日期:1986-3
作者:Blueski


这是一片棕榈林,就那么十几棵棕榈树,却已经构成了树 林。棕榈树的青绿色树干披着些凌乱的发丝,仿佛是被蒙上的一层阴影;树冠的叶掌遮去了绝大部分的天空,而如果透过树冠间的空隙,我可以看到树冠上方的哪些 叶条被阳光映照得鲜绿;当风吹过,叶掌便唰唰地翻展,此时,一束又一束得阳光乘机穿射进来,那种不停变幻得斑驳光环,仿佛是一种有生命得律动;林中的土地 上堆满了远处梧桐树和其它数目兄弟的落叶,这些叶子一定是乘风来到这里,却不愿再离开了;再太阳光的光束中,还可以看到许多小虫在悠悠地款款地飞舞着,无 声又无息。。。这里,虽然只是公园里的一个小小的角落,却俨然是一处从无人迹的原始天地,带着某种令人迷失的神秘气息。

但是,一走出棕榈林,眼前便没有了美感。那里只是一大 片空旷的光秃秃的方地,四周围摆着一些涂成绿色的长椅,且大度沉浸在太阳光里;飘忽不定的小风在旷地里徜徉着;总有些各种各样的人占据着哪些椅子,不时穿 过旷地的游人也会偶尔停下脚步坐一会儿。而我要说的是那张在我看来有些特殊的长椅。那时我正读高中,中午在学校吃饭,饭后休息的这段时间有些无聊,那个公 园有个好听的名字--蓬莱公园,就在学校的马路对面,所以我经常到访,几乎每次都会在这个长椅上坐一会,还常带上一本书。那张椅子在中午时照不到温暖的阳 光,所以大多数时候都空着,而我觉得它特殊,甚至青睐有加,还有别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它紧邻棕榈林边上。也不知为什么,每当我坐在那里,总有一番静谧 的、朦胧的、亲切的、欢欣的、激动的感觉在我周围隐现。

直到有一天,我的感觉发生了变化,我发现棕榈林边的这 块旷地也是一个美妙的境界。有时,当我看书时,会情不自禁地被旷地上的情景所吸引。旷地的周围也有别的树木花草点缀着,有碧绿的,也有黄色的,红褐色的; 许多又小又圆的小圆鸟在场边上蹦来跳去,当有人接近时,便啾地一声飞去,十分顽皮;总有一两个小孩子像小铃铛一样跑来跑去,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跑累了便去 爷爷或妈妈坐的地方靠一靠,喘一喘,过一会又满血又开始跑起来;略有些发胖的妈妈们坐在阳光下的长椅上打毛衣,脸上的微笑其实乃是一种成熟的蛊惑;在方场 的另一端,那张阳光最充沛的长椅上,总是围着一群鹤发的老少年,身子骨摇来摇去,就像风中的棕榈树叶片条,舞蹈的舞蹈着,演唱的演唱着,拉琴的拉琴着,伴 奏的伴奏着,聆听的聆听着,鼓掌的鼓掌着。。。

这些景象,是以前我从不会去注意到的,于是我继续寻 觅,又看到两位同龄的书生,他们似乎目不转睛的在看书、背书,却也发现他们的阳光不时从书本上一开,缓缓投向天空,我也抬头看一下,只见天空湛蓝湛蓝,金 色的阳光辉映四方,并时有争翼的鸽群飞掠过蓝天。而此时,微凉的风从棕榈林边不断吹送过来,带来林中簌簌、瑟瑟、莎莎的各种音响,与旷地上老人们的唱戏 声、读书郎的诵读声、孩童们的笑语声融汇成一股美妙的旋律,它发福就是欢笑声,亦像是海浪拍打岸礁的喧哗声,它在一个透明的空寂里回荡着。我不停地张望 着、聆听着,在心底竭力追忆着华兹华斯的抒情诗:

“山谷里阳光灿烂,鲜花盛开,我听到了细语柔声,你把我带入了一个神话世界,身临其境,如梦如幻。”

午间的时光是短暂的,总在默想中匆匆飞逝,最后只留下继续淡淡的回忆。微风永远地吹过棕榈林边,它永远地带着那种神情的歌声,可是我也许永远也表达不出那种实际上无法完全隐匿或遗忘,但又十分难以描述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