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耀湘:灭日寇万余,令敌胆寒的中国虎


blueski推荐 [2012-2-9]
出处:来自网上
作者:不详
 

廖耀湘,湖南新邵县人,1906年生,历任国民党军第二00师参谋长、新二十二师长、新六军军长、第九兵团司令之职,廖耀湘生于蔡锷家乡的一个耕读之家,其祖父为秀才,设私塾教书育人。廖耀湘五岁入祖父私塾,自小资性聪颖,勤学好问。十四岁考入长沙私立岳云中学,成绩优异,且体格健壮。1924年曾获长沙学生运动会长跑冠军。同年,投笔从戎考取黄埔军校第一期,因无旅资未果。

1926年再次考取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考取留学生预备班。1930年以上士衔公费派送法国圣西尔军校留学。赴法途中曾慨然赋诗:“凄风冷雨近黄昏,一夜波涛一夜惊。故国萧条家何处,中原万里望明星。”

在法国圣西尔军校,廖耀湘学习非常用功,主要课程都能背诵,笔记井井有条,毕业考试名列全校第一名,令法国同行啧啧称叹。1935年国民政府派军事理论家蒋百里出国考察派出的留学生。蒋召见廖耀湘,面试其军事理知识,廖对答如流,再翻看其平时笔记及作文,嘉许称颂。蒋百里回国后向蒋介石述职时大谈廖耀湘的军事素质,蒋介石“龙颜”大悦,自此收为得意门生。

廖耀湘学成归国后由少校连长擢升至少将师参谋长,连升三级,及至以后成为蒋介石嫡系的五大王牌主力师之一,蒋百里的这次推荐起了关键性作用。1938年廖耀湘回国后即编入中央军校教导部队任少校连长,参加南京保卫战。南京失陷后,队伍被打散,廖耀湘成为难民,历尽艰险逃至陪都重庆面见蒋介石。蒋当时正在筹建美式机械化师第二00师,即升任这位留过学的高材生为二00师参谋长,不久即任新二十二师副师长。1938年冬赴广西参加桂南会战。

大破昆仑关,初露将帅锋芒
  昆仑关,位于广西南宁东北部百里许,关口两锋对峙,东西连绵数百里,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它扼守广西南北交通咽喉,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1938年冬,日军精锐板桓第五师团攻占了南宁和昆仑关,截断了我从南面通往海防的国际交通线。夺回昆仑关,打通交通线,扭转西南战局,成为当时抗日战争的焦点。

1939年秋,国民党杜聿明的第五军奉命夺关,所部新二十二师的作战任务是夺取关南之马鞍山。其时廖耀湘为新二十二师副师长,师长邱清泉因重伤休养,廖耀湘为代理师长。廖耀湘战前广泛开展民族爱国主义教育,全体官兵义愤填膺,斗志昂扬。战斗中廖耀湘灵活机动地运用运动战术,采取对敌穿插、迂回、分割、包围、埋伏、阻击等战法使新二十二师具有很强的战斗力。

1939年11月中旬,新二十二师只用了两天时间即夺取了马鞍山,并乘胜北击六塘、七塘,激战半个多月,截断了日军后方交通线,有力地支援了北面正面进攻部队的战斗。然而担任正面进攻的二00师和荣一师与日军作战一个多月后仍没有进展,且部队伤亡惨重,只好退出主攻。

1940年初,廖耀湘的新二十二师这支劲旅奉命接防北面正面攻坚战斗。昆仑关正面,悬崖陡壁,日军建有坚固工事,重兵把守,居高制下,且有飞机占据空中优势,是个极为难啃的“硬骨头”。新二十二师刚一到防,即遭日军飞机轰炸,廖耀湘的警卫连长邱明高被炸死,廖本人也因防空洞震塌而半身埋入土中。“狭路相逢勇者胜”。为掌握战情,便于指挥,
廖耀湘将指挥所移至关口正面山腰,距日军炮程只有20余米,摆出了决一死战的架势。

廖耀湘吸取二00师和荣一师的作战教训,改变战法,集中优势攻击敌火力重点。经过十多天的反复观测,洞悉敌炮兵阵地及重点防御工事的准确位置,然后有的放矢地命令重炮和机枪对准猛烈轰击达6个多小时,彻底摧毁日军炮兵阵地和防御工事。与此同时,命两个团左右包抄而上,自带一个团从正面攻关,一举突破日军防线,全歼昆仑关守军主力,拿下了昆仑关。此役中日军板桓部队中号称“钢军”的第二十二旅团少将旅团长金村正雄被击毙。廖耀湘在这场殊死的硬仗中敢打敢拼,指挥机智果断,初露将帅锋芒,并倍受蒋介石器重,升任他为新二十二师师长。廖耀湘回国后在昆仑关首战告捷,自此威名远播。

远征入缅甸,彰显英雄本色
  1942年3月,廖耀湘的新二十二师作为主力远征缅甸。其时印缅战场日军投入了板田祥二郎的第十五军团全部兵力,共计10万余众。英、印、缅、国民党军队由美国中将史迪威统一指挥,称为联军,共投入11个师,总兵力不足7万,兵力、装备相关悬殊。

入缅之初,新二十二师在斯瓦战役中重创日军第五十五师团,解二00师及英军之围。后来,联军组织的同古、平满纳会战均告失利,联军被迫转移。而担任掩护大部队转移的重任落到了廖耀湘的新二十二师身上。廖耀湘采取梯次阵地,逐次抵抗,诱敌深入,分割歼敌的战术,以一师之力顽强地拖住了日军整整21天,胜利完成掩护任务。然此时廖耀湘部已成孤军,且原定退路已被截断,处境非常危险。廖耀湘临危不乱,果断地指挥部队改道“野人山”。

所谓“野人山”,为缅甸南部的一片原始森林。其时正值雨季,大雨滂沱,道路被毁,瘴气、毒虫盛行,一支九千余人的作战部队由此穿过其困难艰险可想而知。日军视此为天然屏障,断言廖耀湘部会全军覆没于“野人山”。参加过入缅作战、时为廖耀湘部副团长的刘建章先生在其《回忆录》中做了如下描写:“若干人在进行途中,以体力耗尽,扑地不起,捐躯异邦,殍殣载途,疠瘠盈野,至艰至苦,旷古不闻。所幸师长廖耀湘将军于雨季降临之始,曾采取若干保持体力之措施,如甩掉辎重和减轻背负,多带给养,坚定意志,勇往迈进。廖将军本人更以乐观之态度,饱满之激情,稳健之步伐,领导官兵排除万难,坚毅前进。全军如无巨大之精神力量,其庶几覆灭于野人山森林之间矣”。

经三个多月艰苦跋涉,新二十二师终于走出了“野人山”,抵达印度东部边境的列多。但也付出了惨重代价,由进山时的九千余人骤减至三千余人,可却创造了野人山无人能出的神话。

新二十二师走出野人山之后受到美国的训练和整编,全部换装了美式装备,一跃成为中国军队中装备最好的部队。整训完毕后,新二十二师即投入缅北反攻战役。因缅北战场多在森林、河谷,为使部队掌握特殊环境下的战略战术,廖耀湘经反复调查研究,手编《森林作战法》、《小部队战术》、《城镇村落战斗》三部军事书籍,此为国民党军的三部经典军事教材。缅北反攻战中,廖耀湘新二十二师为联军主力,共参战上百次,歼敌12000余人,而且专打恶仗。新二十二师独立作战的百贼河、索卡道、卡马英战役三战皆胜,所向披靡,威震南疆。

在百贼河战役中,廖耀湘经实地仔细审察,改变史迪威将军原来的作战计划,取得大胜。是役歼敌700余人,敌大队长冈田中佐被击毙,而新二十二师只伤亡60人。战后史迪威不敢相信,疑为谎报战功,竟亲自到战场清点敌尸,经核实无误后,由衷地竖起大拇指称赞:“中国军队,顶好,顶好。”特别是索卡道战役中,廖耀湘以迂回与突破战术,出奇制胜,仅以四个步兵团的兵力,全歼日军号称“常胜军”和“森林战之王”的第十八师团,师团长田中新一中将侥幸泅渡印度河逃脱。此战被国民党视为经典的森林战,作为军事教材并载入其军事史册。在卡马英战役中,新二十二师打通了中印公路,恢复了国际交通线,取得了具有战略意义的胜利。

1944年8月,廖耀湘升任新六军军长。为表彰廖耀湘在印缅战场的卓著战功,美、英、国民党政府分别颁发他“自由勋章”、“十字勋章”和“青天白日勋章”。在国民党众多将领中,以少将军衔同时获此三项荣誉的唯廖耀湘一人。

芷江、南京受降,威名震慑日军
  1945年6月,廖耀湘的新六军奉命空运湖南芷江,做为总预备队,同时担任保卫芷江机场的重任,参与雪峰山会战。不想雪峰山会战尚未结束,新六军还未派上用场,8月15日日本就已投降,这令廖耀湘非常扫兴。战前,廖耀湘曾摩拳擦掌,歃血盟誓,凭新六军现有的强大实力,誓将日军歼灭于雪峰山,为在印缅战场牺牲的将士报仇,更主要的是想在家乡人面前逞显英豪。正在扫兴之际,却接到一个让他心理平衡更让他一生荣耀的任务,那就是蒋介石亲自点名让他的部队担任芷江和南京受降任务。

蒋介石为何选择新六军?是因为蒋介石采纳了美国的军事顾问魏德迈的建议。魏德迈向蒋介石进言道:“日本现在还很嚣张,他并不认为他们失败了,到南京去受降,部队应该有一种威慑力量。现在中国军队中最有威慑力的是新六军和新一军。新一军还没回国,新六军就在芷江,就在空军基地,到南京几个钟头就行了,应该让新六军去”。就这样廖耀湘非常荣幸地见证并参与了日本投降的全过程。

8月21日,日本侵华总参谋长今井武夫乘着飘着白旗的专机飞抵芷江,在新六军防区举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乞降仪式。几天后新六军被空运至南京,继续担任受降任务。当全副美式装备且士气高昂、军纪严明的新六军出现在南京城时,早已领教廖耀湘厉害的日军终于低下了头颅,乖乖地缴出武器,不敢妄然造次,表示心服口服